• 今天是:

      没有公告

您现在的位置:“蔡明团队”特级教师工作室 >> 书香人生栏目文章内容页
文章题目:工作室推荐必读书目:《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工作室推荐必读书目:《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》
『 作者:佚名 | 文章来源:转载自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74fa81b0102v8mb.html | 点击数:1464 | 更新时间:2015-2-17 』

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

作者:李仁甫(江苏省特级教师、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)

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(江苏省特级教师、正高级教师李仁甫著)

课堂的风景与语文的边界(江苏省特级教师、正高级教师李仁甫著)

目录


一个思考者的课堂愿景(李镇西)
我们成长在同一片土地上(黄厚江)

上编不可预约的精彩——“生成课堂”的主张和实践
“再现”的课堂与“生成”的课堂
“生成”之道
从预设走向预备
主体与主体之间
“互联”与“愤悱”
“教学引擎”与课堂启动模式
支撑性的生成策略
“生成”之物
课堂生成的效度
建构新型的课堂文化
学习理论与主体哲学的无缝捏合
给学生以“问”的权利
“满堂问”:“满堂灌”的变种
教师:“平等”理念实现的关键
附:课堂实录
管仲列传
拿来主义
金岳霖先生
春江花月夜
相信未来

中编不可或缺的味道——“语文属性”的探索与研究
语文的边界——从“工具性和人文性”到“语文性”
阅读教学的本体性评价标准
语文教学的基本方法
例谈教学中的“语文性”
捍卫“语文性”
无罪的“人文”
从对话的角度看朗读
给学生读书听
给语文穿上一袭华丽的外衣
附:课堂实录
美丽的鹅卵石
庄子“笑”万物
寻找合适的教学“抓手”
明改题目,暗解文本
四字拨千斤
让学生与“陈奂生老婆”对话


下编不可扼杀的个性——“高考作文”的锐评与建言
从平庸走向创新
“百年高考作文”:一个新的研究领域
百年语文思潮与作文演变
1949年:主题与题材的一个转捩点
人间要好“题”
高考作文试题启示录
高考作文:走进“理性时代”
透视“新概念”
提高视率,让分数和评语动态地呈现——试论一种全新的中学作文译改理念

后记 渐长渐宽渐无穷


一个思考者的课堂愿景(序)
李镇西

我与李仁甫老师的交往始于2002年。当时,作为“教育在线”网站论坛的总版主,我在论坛看到一篇散文《一个赤子的哭泣》。此文感动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网友,以至于当时分管教育的苏州市副市长朱永新也发出“我能为你做什么?”的喟叹。后来得知作者是他。我发现他善于思考,文章写得大胆、犀利,于是便很快联系他,请他做其中一个论坛的版主。他爽快地答应了,并以他的打理业绩证明了他的实力。
后来我受邀去他的家乡盐城讲学,下榻在盐城宾馆。那天晚上,陪我的网友有好几位,不知谁先提起“美英联军打击伊拉克”的话题,竟引得大家“指点江山”起来。李仁甫老师跟我的立场一样,都赞同打击萨达姆政权;而其他人的立场正跟我们相左。于是一场舌战在所难免。我们在论辩上似乎占上风,结果激动、得意乃至失态的我们抱作一团,正好被相机拍摄下来。这个镜头抢得真妙,李仁甫老师的双臂搂着我的后背,而他紧贴在我后背上的双手被闪光灯激起一片火花——他后来称之为“心灵碰撞出的火花”。在这次碰撞中,他的机智善辩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我逐渐开始了解李仁甫老师了。他发表在《教师博览(原创版)》2013年第9期上的一篇文章《江涵秋影雁初飞》告诉我们:他喜欢阅读,并且阅读路径很野蛮,“史哲类的书,都找些来看;甚至为了拓宽知识面,还精读工具书”,而为了发展批判性思维,他“啃起一批颠覆性强的西方作品,尤其是后现代之作,如《开放的思想和社会——波普尔思想精粹》《怀特海文录》《后现代理论家关键词》《课程愿景》等”,于是他“接触到了一些新理念,如波普尔的‘尝试错误’、怀特海的‘过程论’、利奥塔的‘宏大叙事’、德里达的‘解构主义’……”不过他绝不是为了阅读而阅读,而是以阅读提升自己的思维品质。“思考并快乐着”是其座右铭之一。他在这篇文章中写道:“喜欢公交车的环境,呆在座位上与任何人无关,可以自由自在地思考问题;喜欢考场的环境,面对无暇顾及我存在的学生们,我自视为稻草人,守望着思想的麦地;喜欢晚坐班讲台边的环境,纸笔的微动使教室静悄悄,学生沉浸在自习的氛围里而我沉湎在神游的境界里。”
野蛮的阅读,快乐的思考,决定了他课堂教学和教科研的高度。他一直在追求课堂教学和教科研的双重精彩,既重视课堂实践,同时也不断反思,力求从实践层面上升到理论层面。全方位的突破,使他取得了全方位的成绩。他不仅获得江苏省高中优质课一等奖、江苏省高中语文新课程教学观摩活动一等奖,还获得全国“十一五”教科研先进工作者、全国第三届中学语文“教改新星”等称号。2011年,他被评为江苏省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。2012年,他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。专业职称和学术荣誉的双重晋级,为“天道酬勤”的古训加了一个现代诠释。
在语文教学理论研究上,李仁甫老师最初显示其影响力的是,他对“语文性”及其下位概念“语文味”进行了独到的思考。2003年,正是“人文性”大行其道之时,他在网络上首提“语文性”,并开始在自己任教的班级进行“捍卫语文性”的教改实验。在此基础上他主持了一项省级课题《高中语文课堂教学中“语文性”的研究》,先后发表了《语文的边界》《试论语文教学的基本方法》(这两篇累计近3万字的论文先后被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《高中语文教与学》《初中语文教与学》全文转载)等重要论文。他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引起广泛关注,其中他对“语文性”所作的诠释,被很多研究者大幅引用:“当我们把一篇课文、一则语言材料或一道语文试题看做一个系统进行教学时,我们便会发现,这个系统的内部必然要发生着这样的运动,即:从语言入手,直指人文内容(知识和精神),然后再到语言,这样语言和人文内容不断地互逆。在这互逆的过程中,语文便有了自身的意义。而尽管政治、历史、地理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等其他学科也有语言,也主要依托于语言手段,但是在这些学科中,语言与人文内容之间并不一定要发生互逆运动,也就是说,学习者只需从语言出发就行了,却并不一定要经常回归到语言,并不一定要经常进行语言与人文内容的‘互逆’。既然在非语文学科中,语言和人文的关系是单向的,是简单地由语言指向人文,而在语文学科中,语言和人文的关系是双向的,两者不断地发生‘互逆’运动,那么,我们可以说,语言和人文之间‘单向’的运动特点决定了非语文学科的属性,‘双向’的运动特点决定了语文学科的属性。语言和人文之间‘双向’运动的特点,是语文学科所特有的,它决定了语文学科的‘姓氏’,或者说语文学科的属性。这样的属性,我称之‘语文性’。”这些关于“语文属性”的独特思考,为人们研究“语文味”提供了重要的依据,为中学语文课堂教学注入了正能量。这项研究课题,以其理念的先进性、实验的科学性、经验的推广性,于2013年赢得盐城市科研成果一等奖和江苏省教学成果二等奖。
取得重要的研究成果之后,李仁甫老师并未止步不前,而是继续思考,继续追求。2013年暑假,一向以思考为快乐的李仁甫,一向敢于质疑和批判的李仁甫,一向大胆、犀利的李仁甫,足不出户,蜗居在家,反复回眸自己曾经一次次经历过的课堂,不断剖析自己一次次观摩过的课堂,努力寻找自己对课堂的独特感受,系统梳理自己长期以来对“课堂生成”现象的个性化见解,终于发现:当下的课堂,多半属于“再现课堂”,严重依赖于“预设”的鸦片,纠缠于“控制”的幽灵。
曾几何时,作为一个外来概念,“生成”曾经得到理论界高度重视和广泛研究,一时成为教育教学研究的热点,但很快便受到人们的漠视。这虽然跟“生成”理论操作难度大不无关系,但更与大家对“生成”理论缺乏深度理解有关。不少教师喜欢以自己的课例来证明所谓“预设与生成”的关系,但殊不知,过去非常注重所谓精心的“预设”,何以没有带来精彩的“生成”?这说明,所谓“预设与生成”是个伪命题。“生成”,尤其是大量的“生成”,确实需要一种新的课堂文化来催生它,需要一种新的课堂观来落实它,需要一种新的课前准备行为来保证它。要想在课堂观不发生根本改变的情况下践行“生成”理念,简直是不可能的。为此,李仁甫老师从教育哲学的高度来观照我们习以为常的课堂,先是寻找出跟“生成”处于同一层面上的概念“再现”,然后又寻找出跟“预设”(侧重于硬性的、静态的、非如此不可的、设计了要大力推行乃至一定要执行的方面)处于同一层面上的概念“预备”(侧重于弹性的、动态的、不如此亦可的、仅仅充当备料的方面),最后又寻找出跟“纪律”(制定者是教师,具有强制性)处于同一层面上的概念“规约”(制定者是师生双方,强调互相制衡),从而以“生成”“预备”“规约”三个基本概念建构起一种全新的语文课堂观。
这样的研究,既是颠覆性的,更是创新性的。然而,他并不止于颠覆或创新,还致力于把理念层面的东西落实到操作层面。首先,他提出“预备”时所要追求的质量标准,对于学生来说是“愤悱”(“想求通而又未通”“想说却说不出来”的思维状态),而对于教师来说是“互联”(普遍联系的思维状态)。其次,他设想出与“互联”思维相匹配的板块式教案,以区别于“再现课堂”观下的工序式教案。第三,他推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新概念“教学引擎”(用来带动或推动其他教学环节的先行性、关键性的教学环节),主张把“教学引擎”交给学生,并指出七种常见的操作模式:提问与讨论、分享与交流、表态与辩论、朗读与议论、主持与讨论、讲课与讨论、批注与交流。第四,他总结出几种支撑性的生成策略(有利于建构关系、呈现过程、产生事件的策略):对话、合作、讨论。有了前面一些操作方法和程序的保证,“生成”之物(主要包括目标、问题和资源等三个方面)便大量地出现了,“不可预约的精彩”便真正产生了。
这就是李仁甫老师所竭力倡导的一种新的课堂观。从过去人们研究“课堂生成”,到现在他研究“生成课堂”,这是一个重大的飞跃。因为旧的课堂并非没有生成因素,一些有理想的教师也努力追求课堂中的生成性,然而以“生成”来定义课堂的性质和类型,以“生成课堂”来创新旧的课堂,确实是一次革命性的变化。虽然这样的变化极其艰难,可能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随着“关系—过程”这一时代性的哲学范式得到进一步确立,随着社会环境和条件对教育改革的倒逼,随着越来越多的教师发生观念上的转型,未来的课堂最终会从“再现”走向“生成”。这样的研究,委实属于“宏大叙事”,研究者没有一定的系统思维是很难完成的。这样的研究,需要积淀,需要寂寞,但积淀到了一定程度,寂寞到了一定时候,最终修成正果: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》2013年最后3期连载他的这一系列研究论文,《中学语文》从2013年第11期开始跨年度分7期连载他的这一系列研究论文。这样的研究,在目前的中语界并不多见。
李仁甫老师在他的文章里大量引用我的课例,认为我的课例很好地体现“生成”这一先进理念。固然,我一直对我们的课堂有看法,希望我们的课堂能够注重学生的自主学习,注重学生主体性的发挥,注重把“教学引擎”交给学生。虽然我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,但显然更多的是从“民主教育”的角度来思考的,很多时候甚至没有像李仁甫老师这样明确的意识,只是一直凭着一种直觉敏感而行;而现在李仁甫老师从“生成课堂”的角度来研究我的课例,使我看到了我课堂上别样的特色。感谢李仁甫老师给予我一种新的视角,来审视我的课堂。在这方面,李仁甫老师的研究显然走在了我的前面。我愿意跟李仁甫老师一道继续努力,为创造一种别样的语文课堂作出我们这代人应有的贡献。
当然,李仁甫老师的这项研究,并非没有值得商榷之处,某些概念的界定还缺乏严密性,一些地方的思考仍然有待深入下去。譬如,学生“愤悱”的思维状态如何有效地促成,教师“互联”的思维状态如何有效地形成?板块式教案如何应付学校主管部门的督导检查?这些问题,未必都与他现有的思考相矛盾,但如果考虑不到位,可能会削弱“生成课堂”理论的可行性。也许我们思考得更深入一点,更全面一点,接受“生成课堂”理念的人会越来越多,从而我们的课堂愿景会变得更加清晰而灿烂。
(李镇西,四川省语文特级教师,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,2007年十大感动四川年度人物,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理事,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,全国优秀语文教师)





我们成长在同一片土地上(序)
黄厚江

我和仁甫都是喝里下河的水长大的。
我们都是农民的后代,我们都来自农村中学,自己读书在农村中学,开始工作也在农村中学。我们工作的第一个学校是在临近的两个乡镇。他所在的学校是老完中,只是比我所在的学校要高一个层次。他的学校在镇上,镇子叫龙冈,很霸气的名字。龙冈在我们那边是大镇,龙冈中学在我们那里也是名校。我的学校在乡村,是在一个叫刘垛的村子里。现在高中已经撤了,只有初中,而他曾工作的那个学校高中仍办得很红火。后来我们先后都进了城里的学校,工作的学校是紧挨在一起的两个重点中学。只是他的学校还是比我的学校要高一个层次。所以,我们的经历很相似,只是他的起点比我高。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们的骨子里有着太多的相似。
那片土地,赋予我们勤奋与踏实。
2005年《人民教育》的“名师”栏目约我写一篇文章,在那篇名为《行走在理想和现实之间》的文章开头,我描写了这样一个情景:
夕阳西下,一条窄窄的田埂小路上走着一个孩子。他正向着远在几十里外的家走去,一小步也许只跨出不足一尺,可他从容地向前走着……
这个孩子就是我。
30多年了,我就是这么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到今天。每当我看到仁甫,就想起我走过的路。仁甫老师走过的路,和我有太多太多的相似。
仁甫现在是江苏省特级教师,江苏省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,是省里的名师。说句自我表扬的话,我们能走到今天都不容易。外在的很多机遇,自然是上天的恩赐;很多好心人的提携帮助,更是不可少的条件。但我们的执著,我们的勤奋,我们对语文自始至终不离不弃的热爱,不能不说也是很重要的原因。相比之下,仁甫比我更不容易。我遇到了很多他没有遇到的机会,也遇到了几位他没有遇到的贵人。我们家乡是很信这一说的,我也信。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,写一写我一生中的几个贵人。但仁甫比我更勤奋,更执著。这样一本丰厚的著作就是证明。从底层走过来的人,都深知要在繁重的工作任务,畸形的成绩压力,下有小上有老的背景下,坚持读一点书,坚持写一点东西,坚持思考一点东西,坚持进行一点教学的探索,是多么不容易。多少比我们聪明有才气的人,如仲永一般湮没无闻,不就是差这一点吗?
那片土地,告诉我们要低姿态做人。
杂文家吴非先生写过一本教育随笔《不跪着教书》,受到许多人的追捧。吴非就是那个叫王栋生的语文老师。作为语文老师我们很熟,他是我们敬重的大哥,他的“不跪着教书”的口号着实喊出了教师的几分尊严。可我“倚小卖小”地和他捣蛋说:“不跪着教书,又能怎样教书呢?难道你能昂首教书吗?”他恨恨地看我一眼不理我。但我从他“带着孩子们通过鬼子封锁线”的文字中知道,就像我赞同他的主张一样,他也是赞同我的主张的:我们不能跪着教书,也不可能昂首教书,只能低下身姿教书。
我和仁甫老师都是始终低下身姿教书的人。比如,我们对语文教学的主张,绝不唱高调。说说好听,却绝不可行的东西,我们都不喜欢。比如我们的课堂,都追求朴实自然,都追求对学生有用,都追求让学生有实在的收获,从不搞什么令人眼花缭乱的花哨形式。再比如,我们都十分看重高考的成绩。这自然与我们的农民出身有关,与我们成长的环境有关,也与我们的成长经历有关。而这一切又决定了我们看待事物的态度。最近几年,我斗胆在全国很多地方呼吁老师们:让我们热爱高考吧!我的理由有四:其一,目前还找不到比高考更公正更科学的人才选拔方式,高考对国家对民族有利;其二,没有高考,教育和教师的地位会明显降低,高考对社会发展有利;其三,教师子女学习成绩的平均水平,比其他绝大多数各行业要高,高考对教师群体有利;第四,没有高考,教师的课更难教,高考对教师的生存有利。我就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》上,题目叫“如果不高考,我怎么教语文”。我知道,如果不高考,我不会教语文,而且很多老师不会教了。这样的话自然有些调侃的味道,但道理应该是不错的。我很鄙视那些连高考也应对不了,却在大唱素质教育和新课改高调的人;我也看不起那些依靠骂高考赢得一点名声和掌声,却在背地里挖空心思送儿子上“名校”,为儿子请“名师”辅导的人;我也不喜欢那些这也不好那也不行却又说不出什么好,拿不出什么行的人。我说:高考没有错,高考很重要。关键是考什么,怎么考,怎么学,怎么考。我也经常和老师们说三句话:做教师不会对付考试是不称职的,做教师只会对付考试是很可怜的,做教师靠做练习对付考试是很愚蠢的。我知道,这样的话会让有些人不舒服。但我是这么想的,也就这么说。有不同意见可以讨论。我相信,仁甫是赞同我的意见的。他这本书有很大的篇幅就在谈高考。书中有很多很实在很有用的东西。
那片土地,告诉我们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。
里下河是水网,其实就是一大片湿地。它没有奔涌的水流,它没有汪洋恣肆的浩然水势,它有的是一片片不大的水荡,有的是一条条不大的河沟,它的特点是一点点积蓄,一点点浸润,但从不曾干涸,永远水草丰茂。我们的父辈们也是如此。仁甫的父亲,我的父亲,都是如此。我和仁甫的身上,流淌的是父辈的血脉,承继的是里下河的水的品质。我的语文教学之路,已经走过30多年;仁甫也已经是20多年的教龄了吧。从初出茅庐的懵懂青年一直到今天,我们都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,我们都遭遇过挫折和打击,都遇到过误解和冷落,但我们都不曾放弃过,我们始终在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行。我们家乡说到做农活,有句话叫:不怕慢,就怕站。意思是,慢一点不要紧,只要不停歇就行。仁甫能在语文教学上做出这样的成就,靠的也就是这样一种精神。就像农民翻地,一钯一钯不停地翻;就像农民插秧,一棵一棵不停地插。于是,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收获。这本著作的每一页,就是这样一钯一钯翻过来的;这本书中的每一个字,就是这样一棵一棵插下的。我相信,他还会不断耕耘。我也会的。
我和仁甫成长在同一块土地上。我们走过了相似的路,我们有着许多共同的经历和感受。他的大著出版,我写下以上的文字,权为序。
(黄厚江,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,江苏省首批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,全国中语会学术委员,教师发展中心副主任)

封底:推荐词

课堂教学如何从教师的表演转变为学生的学习?如何从少数课的卓越演出改变为每一堂课的卓有成效?这是新教育实验理想课堂的追求。李仁甫老师作为实验官方网站“教育在线”的资深网友,所倡导的“生成课堂”不仅具有历史的深度与科学的态度,更有深受学生欢迎的人性的温度。
——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,中国叶圣陶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苏州大学教授,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

语文课堂教学一向强调“教成”,教师由预设到实施,教师的任务就算完成了,至于学生是否学会那就只能听之任之了。仁甫老师强调“生成”,教师的教是基于学生的问题,学生的学是解决自己发现的问题,教学关注学生学会。课程改革强调由“教”的基点转向“学”的基点,这是学生本位的体现,仁甫老师的探索既具有理论又具有实践价值,值得在实践层面上推广。
——江苏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、教授,著名语文教育研究专家魏本亚


就语文课堂来说,李仁甫老师比较成功地推出一个新的范式,从再现走向生成,从预设走向预备,从纪律走向规约,从旧的课堂走向新的课堂;就语文课来说,李仁甫老师找到了一个恰当的平衡点,启示每一个语文老师尊重语文学科的“姓氏”,保持“语文味”;就语文考试来说,李仁甫老师逐渐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评价标准,总是坚持独立立场,以科学态度赢得众人点赞。
——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、浙派语文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蔡伟

李仁甫老师在全国中学语文界是一位卓有成效的教授级高级教师、特级教师。既是踏实的实践者,又是沉静的反思者与睿智的建构者。他平时在阅读理念、言语人格、想象力培养、教育哲学、写作原理和考试评价等方面,都有独树一帜的研究。他的几百篇(部)论文、论著绝非仅仅是凌空蹈虚的纯理论思辨,而是对具体的语文教学尤其对课堂教学有着指导意义的真研究。
——江苏省特级教师学术联盟理事长、扬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、教授级高级教师张悦群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蒋俭学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栏 目 导 航
    最 新 热 门
    普通文章最是一年春好处
    普通文章生态所在    精彩所在    …
    普通文章张家港市“生态语文”教学…
    普通文章语文课堂在生态路上美丽绽…
    普通文章生态语文课堂的美丽绽放
    普通文章生态语文   美丽课堂
    普通文章校园里的老紫藤树
    普通文章教育的本质
    相 关 文 章
    工作室推荐必读书目:《…
    工作室推荐必读书目:《…
    推荐书籍:《文心》
    卡西尔哲学中的教师图像…
    大师,不会远去——读《…
    推荐书籍:《教师不可不…
    推荐书籍:《教师不可不…